2022,李佳琦的对手是虚拟人

科技 2022-05-14 浏览(93) 评论(0)
- N +

凌晨3点,没有打烊的不仅有24小时便利店,还有数以百计的24小时虚拟主播直播间。

有用户开始感慨直播届的内卷程度,“李佳琦的对手已经变成了非人类?” 

实际上,早在2020年五一期间,就有虚拟偶像在直播间里带货了,彼时虚拟偶像洛天依和李佳琦同台直播,关注度颇高,一度登上微博热搜。 

两年过去,虚拟带货主播已经“跑进”各大平台直播间。 

2021年11月,快手虚拟主播“关小芳”亮相快手小店直播间。

2022年2月,京东美妆虚拟主播“小美”现身YSL、欧莱雅、科颜氏等超20个美妆大牌直播间。

2022年4月,淘宝公布2022年直播营销三大方向,其中虚拟主播和3D场景成为直播增量市场。 

在直播电商强监管和元宇宙热潮的双重背景下,虚拟带货主播成为MCN机构和各大直播电商平台重推的新增量,仿佛这是2022年直播电商界的新趋势,不可错过。 

但虚拟带货主播的技术成本较高、没有公认的定价标准;不同技术手段下的虚拟主播价格天壤之别;大部分虚拟主播没有互动,需要真人主播辅助;转化率尚不及真人主播。种种局限,让需要掏出真金白银的商家有所顾虑。 

虚拟人带货,到底需要哪几种技术手段?想入场,要花多少成本?各方都在助推虚拟带货主播,品牌和商家又该如何选择?虚拟带货主播到底是噱头还是趋势?本文将试图解答这些问题。

虚拟主播带货,有人买单吗?

目前,虚拟带货主播从技术驱动方式上可以分成两种,一种是AI技术驱动的虚拟主播,另外一种是真人驱动类的虚拟主播。 

由AI技术驱动的虚拟带货主播,共有两种呈现方式,纯AI虚拟主播、“真人+虚拟人”的组合主播;而真人驱动类的虚拟主播,由“虚拟形象”和幕后的“中之人”组成,也算是市面上主流的虚拟直播方式之一。 

第一类纯AI虚拟主播,“不知疲倦”,能做到24小时循环直播,或者在真人主播下播后,代替他们继续直播。 

一过凌晨12点,虚拟主播们一般就要出来营业了。近日,开菠萝财经注意到卡姿兰、美即、屈臣氏等美妆类品牌,森马、VANS等鞋服品牌,轩妈蛋黄酥等食品品牌,Switch等3C电子品牌,还有多个家纺品牌,都有虚拟主播正在直播卖货。 

图片

虚拟主播直播间 

虚拟内容技术服务提供商世优科技创始人&CEO纪智辉表示,AI虚拟主播的优势在于使用成本很低,并能通过AI解放人力,但主播的动作和话术,基本上都是通过AI技术和实时动画技术预设好的模板。因为AI虚拟主播也缺少与人实时互动的训练,对于消费者的提问和诉求,一般只能回答直播系统预设过的问题。 

但未来,纪智辉表示,通过AI技术的突破,实时性互动的问题会逐步被解决。AI类虚拟主播未来的应用场景肯定非常广泛,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应用场景。

虚拟主播为何无法及时回答用户的问题?险峰长青投资经理李云帆曾调研过虚拟人市场,他对开菠萝财经分析,可能的原因有三:一是品牌商没有设置完整的回答库,导致触发的关键词不够多,用户的提问被忽略;二是虚拟主播被普遍设置为逐一讲解商品,只在间隙时间才会与观众互动,而机器并不一定会返去看之前的弹幕,造成部分信息丢失;三是虚拟主播会选择共性问题进行回答,让尽量多的听众在最短时间内受益。 

这类直播间因为其他时间段主要是真人主播带货,AI主播带来的真实转化率和GMV成绩不好测量,但多位受访者指出,其互动性和观看量数据普遍比较一般。 

由于上述直播间的AI主播,尚未具备自主交互能力,第二类直播间都会为为虚拟人匹配真人助播,选择以“真人+虚拟人”的组合模式直播。比如,MCN机构大禹网络旗下的虚拟IP“一禅小和尚”,从今年5月起开始直播带货;成长于抖音平台的美食知识类账号“我是不白吃”,早在2020年3月就开始直播带货。

2

“一禅小和尚“账号正在直播

直播电商公司遥望网络,在4月17日发布了“虚拟主播”周小瑜,介绍说是旗下主播瑜大公子的“孪生主播”,用到的是基于深度学习的AI人脸合成技术。遥望方面称,这一技术相对传统的CG制作虚拟人,成本会低很多。

3

瑜大公子(左)与“孪生主播”周小瑜(右)图源 / 直播截图 

“这类虚拟主播在前期已经积累了一定的IP认知度和粉丝粘性,自带流量,有真人主播介绍产品,它们作为吉祥物和助手出现,整体带货效果低于头部真人主播,但优于AI主播。”易观分析零售行业高级分析师陈涛称。 

有数据显示,近三个月来,“我是不白吃”在抖音直播37场,累计销售额达1088.99万元。作为粉丝数2254.6万的账号,带货数据低于抖音同粉丝量级的其他美食账号。 

第三类则是真人驱动类虚拟主播,由“虚拟形象”和幕后的“中之人”组成。这

标签:
评论列表 (0)条评论

发表评论